我没哭,只是沙子进了眼睛

2016-09-21  来源:腾讯动漫

永远记得,回家的路上,我告诉你,我喜欢你,然后,你笑红了脸,我哭红了眼。那一刻,我多么厌恶自己的勇气。


直到这一刻,我仍在反复为自己的难堪寻找合适的台阶,即使这看起来毫无意义。只是,想以一种体面的方式告别过去,那些云淡风轻又蛊惑人心的过去。


那些抓不住、得不到、扛不了的情感,那些窘迫的、伤感的、满目苍夷的经历,都像是留在旧时光里的沙尘,回忆袭来,进了眼睛,疼痛得让人清醒。

 

新加坡十八厨的光头老板“Benny Bear”,在人生第15次进监狱的那个夜晚,看到年迈的母亲为自己做完一碗砂煲饭后偷偷抹着眼泪,暗暗想着要过正常人的生活,而不是无限循环往返监狱和戒毒所的混蛋人生。那一次,是他最后一次进监狱。后来,他开了十八厨餐厅,收了满是纹身的问题青年,教他们做菜,教他们谅解自己的过去。再后来,他成了新加坡有名的企业家。好在,当年吃着砂煲饭,烙下了母亲婆娑泪眼中的信任与温暖。

 

生活并不完美,完美的那就不叫生活。我不坏,只是当时,忘记了回家的路。生活以爱的名义救赎过很多犯错的人,艺术又何尝不是这样宽慰现实中的我们?

 

就像婠婠遇到徐子陵,千疮百孔的心,有着成全,有着寂寥,有着宿命的无奈,却唯独没有后悔。纵使坏事皆为,机关算尽,因为一个徐子陵,转个身也便成了佛。遇见你就很好,即使没有相爱。

 

我们以为成人的世界那么纷扰,却未曾想过孩子的世界亦是如此。柴静笔下那个双城的创伤,那些没有被镜头呈现的孩子们的内心世界,那些鲜为人知的疼痛,让人静默思考,孩子的情感世界,那么浅,那么深。

 

就如同《星学院II之月灵手环》中,那个从小被母亲送去山族,因为害怕被欺负和不被认同而过得小心翼翼的湖族女孩乐遥,一样让人心疼。童年被抛弃的阴影,那么浅,那么深。在记忆废墟里,她用悲伤武装自己,垒起铠甲与世界为敌,为自己的幸福而战,却说着, 我从来都没有幸福的回忆。幸好,她向噜咻借的幸福,有着舍不得还的苦衷,才有了为自己开解的理由。

 

 


 


 

我以为无坚不摧的是盔甲,却发现友情和亲情才是。(图片来自星学院II之月灵手环)

 

童话世界那么完美,是因为它只留在自己的故事里。而现实中的故事,一不小心就成了心事。好在,生活的创伤自有它修复的本能,那些生命里拥有的亲情、友情和爱情,那些温暖的,舍不得的,忘不掉的,像棉絮一样包裹着我们尚且温热的跳动,这就是幸福的开始。

 

再大的疼痛,也不用怕,只是沙子进了眼睛,风一吹,我的世界依旧明媚。